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梦仙传手游 » 正文

苦逼打工族的尴尬性生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9:40:02  

  1、

  哗哗哗……铃铃铃……温玉正在洗手间洗澡,听到电话一次又一次的响起。温玉急急的冲了一下,然后就围着浴巾,头发湿漉漉跑出来接电话。

  “喂,你好!”

  “温玉,是我,干吗去了,才来接电话。”电话那头是刘浩强的声音,他是温玉的前夫,三年前她们离婚了。

  “刚洗澡了,有事吗?”三年了,她说不清恨不恨刘浩强,每次他打电话来,她都平静如水,声音里听不到恨,也感觉不到爱。

  “没事,最近好吗?子琪好吗?”刘浩强每次打电话都会问上一问她们母子的近况。

  “挺好的,没什么事我就挂了。”温玉依旧是淡淡的语气。

  “别,温玉,我刚往那个卡上打了点钱,你回头去查收一下。”这才是刘浩强打电话来的主题,三年了,刘浩强除了按时给孩子琪生活费外,还不定期的往他给温玉办的一张卡上打钱,当然,这一切都是被着他现在的妻子的。

  “我跟你说过,我不缺钱,不用你的钱。”每次温玉都会这样和刘浩强说,可并不奏效。每次她只能将钱乖乖的收下,并改存到儿子的名下。

  “什么你的我的,给你你就收着,子琪将来用钱的地方多着呢,那时我拿不出来怎么办,以后少和我说那些费话,给你你就拿着就是了,行了,我还有事,挂了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刘浩强是以丈夫的口吻和温玉说话,每次刘浩强都这样,温玉都会伤心好一阵。

  2、

  温玉二十岁的时候认识刘浩强的。当时温玉在一家药店里当营业员,刘浩强是某药厂的业务员。刘浩强经常对温玉的那家药店推药,时间一长,便喜欢上了温柔可人的温玉。之后,刘浩强每天去一次药店,推药其次,主要是为了掠夺美人芳心。

  爱是不需要理由的,也许一次回眸,一次轻轻的触动,一个甜美的微笑,就是爱的最初。温玉好似不知不觉间,就坠入了刘浩强的情网。其实刘浩强是一个成干的小伙子,即能说善辩,又踏实成干。温玉看到这样的小伙子自然也是打心底里喜欢。

  很快两人进入了热恋的状态。不过他们很少花前月下,他们都很现实,温玉也不那么娇气,更不会向刘浩强索要什么。因为他们两人都是农村出来打工的,争钱并不是那么容易,即便是有些闲钱,也都贴补家用了。刘浩强更是如此,当时他有个弟弟正在上大学,家里的经济很拮据。

  他们相处一年半后,温玉和刘浩强结婚,并辞去药店的工作,和刘浩强一起做起药品业务。温玉和刘浩强的婚礼很简单,只请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吃了一顿饭,温玉便搬到刘浩强租住的小屋。后来还是刘浩强的父亲坚持,在他们婚后一月时,回老家,按照家乡的风俗,温玉坐上了花轿,拜了花堂。

  温玉和刘浩强刚结婚时聚少离多,那时他们为了多争些钱,都在跑外地的业务,温玉刚回来,刘浩强又走了,时间总是阴差阳错。可是两个人的感情并不因此而淡漠,也许是小别胜新婚吧,这样反尔让他们彼此牵挂更多,爱意更浓。

  两年后,他们手里有了些积蓄,温玉原想买一套自己的房子,住在十几平方米房子里,总是少了一些家的感觉。可刘浩强和温玉商量,想开家自己的药店,凭着两人对药品的熟知,还有两人在药品界的关系,他相信开一家自己的药店一定能争钱。还笑着对温玉说:“别急,你有我这个能干的丈夫,我有你这么一个聪明贤慧的妻子,面包会有地,牛奶会有地,房子更会有地。”

  想想刘浩强的想法不错,温玉便欣然同意了。

  选址、租房、装修、进药……两个人足足折腾了三个月,他们自己的药店才正式开张营业。药店走上正轨后,刘浩强继续跑业务,温玉则留下来管理店铺。

  凭借两个有对药品熟知,刘浩强的业务越做越大,而温玉也把药店管理的红红火火。三年,他们有了自己的房子,而药店的规模也越来越大,从一开始的零售,到批发,到后来的加盟链锁。

  3、

  药店的规模大了,来的客人也多了,韩美云就是那时来到温玉的药店的。

  那天,温玉和会计在库房盘点药品,一个营业员进来找温玉,说是有个女人非要见温玉不可。

  温玉回来时,看到韩美云正在店里浏览,她在上下看着药品的摆放,似乎也在记着药品的价格。韩美云很年轻,象是刚踏入社会的学生,温玉以为她一定是想找份工作。看她如此认真的模样,温玉很是欣赏。许久她都没注意到温玉在含笑的看着她。

  “小姐,这是我们经理。”一个营业员对韩美云说。这时她才回头,看向温玉。韩美云一看温玉怔住了,似乎有些不敢想信温玉是经理。

小编推荐:天亮了 我还是不是你的女人

  “你,你是这里的经理?这里你说了算?”温玉当时二十七岁,她脸上没有成功商人的苍茫,而是幸福小女人的温柔贤慧。韩美云一直以为这里的经理会是一个中年男人或是一个老头子。

  “呵呵,小姐你好,没错,我是这里的经理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温玉和蔼的态度让韩美云有做梦的感觉,她不住的上下打量着温玉。

  许久才开嘴说:“能和你单独谈谈吗?”

  “当然,不过我很忙,时间不多。”温玉边说边做了个手势,请韩美云到她的办公室谈,温玉当时对韩美云有种说不出的好感,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她,心里却把她当成朋友看待。

  两人先后进了温玉的办公室,韩美云先自我介绍一翻后,说明了来意。韩美云想加盟温玉的药店,回到镇里以温玉药店连锁店的名义也开一家药店。温玉听到这一想法后,先是微微的一笑,而后便是长长一段时间的思索,最后,温玉便和韩美云聊起了家常。

  韩美云是市属X县三合镇的一农民,高考落榜后,父母不许允她重读,便给她介绍一个对相嫁了出去。韩美云的丈夫是镇中学的老师,是个老实本份的男人。韩美云却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人。婚后,她并不甘于做一个围着锅台转的婆娘,她总想着自己干点事。她在县里开过食杂店、打字复印社,可是这些只是小打小闹,争的钱只够吃喝,并不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实惠,与更不能满足她对想有一份事业的渴望。她在电视上经常看到温玉药店加盟连锁的广告,便生了这种想法。

  温玉听了韩美云故事后,更被这个女人所感染,表面上一个未经世事的美丽女人,身后还有这样不甘现况的心态。温玉觉得韩美云是个要强的女人,更是一个聪明成干的女人,她打心底欣赏这个女人,她觉得韩美云比自己强,自己若是没有丈夫刘浩强的扶持,并没有韩美云那份要有属于自己事业的野心。她喜欢韩美云,并且要向她学习。

  温玉看着韩美云美丽脸庞上那种不服输的劲头,她微笑着说:“往乡下开连锁我们也考虑过,可是这其中的问题很多,乡下路远交通不便,统一管理、配送货物的及时与否、店面选择,客户的定位,还有药品档次的定位都需要深思熟虑和肯体的考察。”

  “虽然我不太懂你所说的这些,可是我觉得乡下一个很有发展前景的市场。”

  “市场前景是不错,可是具体实施还是需要斟酌的。这样吧,我爱人三天后回来,你容我思考一下,我和他商量商量好吗?”

  “三天。”韩美云思索了一下,然后朗声说,“行,我等你给我回信。”

  4、

  这三天,韩美云每天都来温玉的店里报到,温玉忙的时候,她就和店里的营业员学习如何向客人介绍药品,了解药品的性能和疗效。温玉闲时她则和温玉聊天,聊女人的话题,说丈夫,说孩子。韩美云虽然比温玉小两岁,可当时她却有一个四岁的女儿,而温玉正准备要一个自己的宝宝。韩美云便以过来人的身份,向温玉讲了许多经验之谈,这些经验句句说到温玉的心坎里。三天下来,温玉早已把韩美云当成自己的知心好友。她对韩美去许诺,即使韩美云不能以加盟的名义开药店,她也会帮她在镇里开一家属于她自己的药店。韩美云一听此话,更是心喜若狂,一口一个玉姐的叫的那个甜。

  刘浩强回来后,温玉和他说了韩美云的情况,并鼓励他发展乡下市场。夫妻两商量后决定以韩美云那里做为试点,以统一配货,自主经营方式加盟。经温玉说服,韩美云不用交加盟费,而次首次铺货两万先由总店支付,待资金回拢后再返还。这对韩美云说无非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更是温玉对韩美去的厚待。之后,温玉和刘浩强到韩美云处先后考察了两次,帮韩美云做客户群调查和选址。

  后来温玉查出自己怀有身孕后,刘浩强不许她再奔波。发展乡下市场和帮韩美云的事情都由刘浩强跑。

  几个月后,韩美云终于有了自己的药店,他们在乡下的第一次试点店开张。

  之后五年里乡下市场发展迅速良好,也让温玉和刘浩强的事业宏图大展,而韩美云的药店也不断的壮大。

  这五年里,温玉和韩美云成一对无话不说的知心朋友,这其间丈夫刘浩强和韩美云经常成双成对的出入,可温玉并没因此而多心,一个是她的好友,一个是她最信赖的丈夫,她相信他们。

  可是温玉没想到伤害她的正是她最信任的丈夫和好友。

  那天晚上,丈夫刘浩强出去陪客户吃饭,温玉在家闲着无事。她半依在沙发看电视,发现丈夫的手提包放在茶几下。温玉从来都没动过丈夫的包,可那天她不知那根筋不对,突然想帮丈夫整理一下。

  她拿起丈夫的包,左右端详,然后按了一下锁,没开。原来应该是有密码,温玉想可能是丈夫的生日,她轻轻按了一下键,没开。温玉莞尔一笑,想把包放回原位,突然想起她们共同的密码,她的银行卡、折都是这个密码,那就是她和他的生日组合。她轻轻的按下,包开了。包里有大量的现金和一些文件,摆放的很整齐,无需整理。她简单的看看了,刚要收起包,却看到包的另夹层里放着一个类似手饰盒的东西,她轻轻的拿出,果真是一个首饰盒。打开原来是一枚钻戒,钻石闪闪亮亮的,映红了好的脸庞。这么多年了,她和刘浩强从来都没这样浪漫过,她也没想过刘浩强还如此浪漫。温玉突然想起张曼玉那句精典的广告词:“钻石恒永远,一颗永留传。”温玉顿感无限幸福,她有种马上戴上的冲动,可是她立刻阻止自己的行为。她想,要让丈夫亲自给自己戴上,他即然没告诉我,肯定是想亲自给自己戴上。即然丈夫想浪漫,自己也想感受一下那一刻的幸福感觉。她把钻戒放回原位,锁上包放好。自己在心里预想着那一刻的幸福。

小编推荐:欲望的青春,迷失在樱花树下的女子

  可是刘浩强晚上回来倒头就睡,没有一点浪漫的意思,温玉心想,可能今天累了,也许明天吧,耐心的等着吧。那夜温玉睡的很美,梦里都是笑着地。

  可是一天,两天,三天……一周过去了,丈夫并没有任何表示。温玉心里有些打鼓,可是还认为丈夫是在等什么特别的日子,她在脑子里仔细的搜索,没想到最近有什么特别的日子。

  那天她正在办公室和会计说起铂金钻戒的价格时,韩美云突然进来。

  “聊什么呢这么高兴?”韩美云直径坐到沙发上。

  “没什么,闲聊,你怎么有时间过来呀?”温玉微笑着看着韩美云。

  “韩经理来了,我们正说钻戒的价格呢,这下好,你们俩好好聊聊吧,对首饰我也不太懂。”会计起身离开了温玉的办公室。

  “玉姐,你想买首饰吗?”韩美云移动了一下身子,离温玉更近。

  “没有,随便说说。”温玉依旧是笑。

  “玉姐,你看我新买的钻戒怎么样,三万多呢。”韩美云伸过左手让温玉看。

  温玉一怔,心也莫名的痛了一下。那钻戒很刺眼,也很眼熟。太象丈夫包里的那枚了,太象了。温玉吸了一口冻气,拉过韩美云的手,仔细端详那枚钻戒,她轻轻的合上双眼,泪险些流出来。

  “怎么样,玉姐,好看吗?”韩美云得意的晃动着手,并没有看到温玉表情的变化。

  “好看,好看,很好看。”温玉很想发做,可是她还是忍了,她不能让自己太冲动,事情还没弄清楚,也许只是巧合。

  温玉再次拉过韩美云的手,怔怔的看着钻戒,许久没有说话,脸色也越来越沉重。

  “怎么了?玉姐,有什么事情吗?”韩美云看到温玉有些伤神,便问。

  “没什么,前两天,我刚和浩强吵了一次,就是因为钻戒。”温玉徐徐的说,眼睛盯着韩美云看。

  “因为钻戒,为什么?”韩美云收起刚才的兴奋,脸上掠过一丝不安。

  “哦,那天我给他洗衣服时,看到他衣兜有张钻戒的发票。”温玉依旧看着韩美云。

  “那他怎么说?”韩美云脸色有些发白。

  “他说是个朋友买的,当时现金不够,他就垫付了,发票是朋友非让他拿的,说是还钱时再还给他。可是我不信,鬼才相信呢,我认为他是给哪个女人买的,他不承认,我就让他发个毒誓。”温玉一本正经的看着韩美云。

  “什么誓,他发了吗?”韩美云说话越来越没有底气。

  “发了。我让他说,钻戒若是他给别的女人买的,那个女人带上这个钻戒就不得好死。”温玉原本没想说的这么绝,可是看到韩美云手上的钻戒,想想自己这么多年对她的帮助,还把她当知心朋友,她心里真的是恨。她更想看看她这样说,韩美云是何表情,又会说什么。

  韩美云脸色更是惨白,怯生生的问:“准吗,那个誓准吗?”

  温玉闭上眼,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,现在她已完全确定那枚钻戒确实是丈夫买的。要不她们的谈话不会是如此的。“准,我认为准,它就准。”温玉狠狠的说,声音里全都是恨。

  一阵沉默后,韩美云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。韩美云走后,温玉起身将门反锁,自己扒在办公桌上好哭。

  5、

  晚上,温玉在一旁看着刘浩强和儿子子琪玩耍,见他们玩的如何尽兴,她忍不住从偷偷的落泪。待儿子睡着后,她让刘浩强给她一个合理的解理。

  “浩强,你能告诉我美云手上的钻戒是怎么回事吗?”温玉坐在床上,看着刚从浴室出来的刘浩强。

  “什么钻戒,我不明白你说什么。”刘浩强装没事擦着头发。

  “我并不想和你闹,更不想和你吵架,我只是不想你们骗我,两个我最信任的人一起骗我。”温玉有些哭腔。

  “怎么了,温玉?你今天这是怎么了。”刘浩强依旧装作不知情的样子。

  “我今天见到美云了,也看到她手上的钻戒了,我知道那是你买的,没错吧,别说不是,我早就见过了,原以为是你要送我的,还一直等着你亲自给我戴上呢,没想到却戴在我最好的朋友手上。”温玉的泪再也止不住。

  刘浩强看着温玉的样子,知道纸包不住火了,气愤的骂道:“该死的娘们,他妈的怎么能带着它到你哪里炫耀呢,他妈的。”

  原来,韩美云早就看不上她那个老实本份丈夫,见到刘浩强如此精明能干便喜欢上了刘浩强。在温玉怀孕六七个月的时候,一次刘浩强对乡下查看加盟店的经营情况时,韩美云请刘浩强吃饭,说是为了感谢他对她的关照。

  酒后,就在刘浩强住的那间小旅馆里,镇上唯一的旅馆。韩美云主动献身。没有不吃惺的猫,再加上酒精的作用,刘浩强又几个月未近女人身,干柴烈火。事后刘浩强很后悔,韩美云却和刘浩强保证,以后决不缠着他,更不会破坏他的家庭,只要他时常来看看她,想他的时候可以去看看他就行。昨天是韩美云的生日,韩美云十天前就向刘浩强要生日礼物,说是想要一个钻戒。昨晚刘浩强在宾馆里陪韩美云到夜里十二点才回来,温玉还以为他又去陪客户。

  就这样,他们暗地里做情人五年之久,温玉丝毫不知。

  “温玉,是我对不起你,你原谅我好吗?”刘浩强看着温玉的样子很心痛,在刘浩强的心里还是温玉更重要。

  温玉闭着双眼,咬着嘴唇,泪流成河。

  “温玉,你别这样好吗,你想怎么样都行,你杀了我都行,求你别这样好吗?”刘浩强扳动着温玉的身体,可温玉依旧不言不语。后来,刘浩强就陪在温玉的身边,默默的陪着,因为无论他怎样求温玉,温玉都没有任何表形。

  第二天,温玉满眼血丝,沙哑的和刘浩强说:“我们还是

  离婚吧,我想了一夜,我真的不能接受你们这样骗我,更无法原谅你和她对我的伤害。”

  刘浩强很不舍,最后还是答应了离婚,房子,市区的所有加盟连锁店都归温玉,儿子也留给了温玉。乡下的那些药店,想起来就让温玉伤心,她不要,如果温玉要,刘浩强愿意净身出户。

  后来,韩美云离婚嫁给了刘浩强,而刘浩强开始背着韩美云,偷偷的往温玉的卡里打钱。这也许就是孽缘吧,刘浩强感觉对不起温玉,对不起儿子。并且,在刘浩强的心里,韩美云永远抵不过温玉的十分之一。如果温玉愿意,刘浩强可以立刻放弃韩美云,回到他留恋的家。可是现在温玉不想与他们有任何瓜葛,更不想与往事纠缠,她正办理自己和儿子的出国手续,她想远离这个让她伤心的是非之地。

小编推荐:那一夜,0.2克的寂寞出卖了我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